清明上坟

作者:朱英俊 2017-04-01 08:20:11 浏览:456赞赏

《清明上坟》诗歌

作者:朱英俊

一只返巢的春燕
带住忧伤的清明
满腹的私语
在坟头上空低飞
去父亲的老家吧
母亲一个家,父亲一个家
一个在阳间,一个在阴间
清明上坟,把母亲留在家里
到原野的深处去看父亲
绿野仙踪,燕儿翩翩飞
父亲的家很远很远
隔住奈何桥,隔住天堂与地狱
风越来越近啦,柳笛吹奏清明的忧虑
父亲啊!儿来看你,带着儿时的记忆
记忆却与你一起埋在土里
土里有父亲的人生
土里有千万不能忘记
原野的深处,有风向的血脉
油菜花开,小草初露,泥土里升腾温热
清明上坟,细雨绵绵又一次在阴阳搭界
生满杂草和乱树藤的土堆啊
又一年,又一个清明
又一个悲伤的日子
父亲的房子啊!我可以想象家里的摆设
一盏手提的马灯,一件蓑衣
一把锹,一把手电筒
一面镰刀铁锤的红旗
从我记事起,父亲就躺在那里
一躺也就近四十年了
四十年的风风雨雨
四十年的时过境迁
父亲却没有活过五十岁
四十年啦!我想过父亲
就如想念远去的云
朝霞漫天,晚霞如晖
行走在淮汝河流域
听过许多关于父亲的故事
就如读一部史书
读豫东南平原上过往的烟云
艰苦奋斗,无私奉献
吃苦在前,不求享乐
革命就要吃一辈子的苦
谁见过县委书记穿大补丁衣服
盖破烂被心,吃野菜面糊
那年,父亲死了
死在与社员群众一起劳动中
父亲不是英雄
父亲是名共产党员
“共产党人就是人民的儿子,不是官老爷”
父亲留下了这句话
好像还留在父亲的坟头上
风裹住雨,起了一阵旋风
可父亲重来没有给我托过梦
继承什么?只有血脉的奔涌
几张小老虎图片
那是父亲送给我的礼物
清明上坟,我把图片带来
父亲啊!虽然我至今不明白图片的用意
可我珍藏在心里
心是热的,灵魂摇醒
每年清明来看你的坟头
坟头杂草丛生,乱藤密布
父亲啊!记得你将要下葬的时候
绿色解放牌卡车拉着棺木缓慢前行
天下着小雨
母亲抱住棺材头哭天呛地
不让下葬,难舍难离
年龄太小的我,不知道悲痛
还为行进的卡车喊加油
妈妈哭,我也哭,我是跟着妈妈哭的
我不知道哪位阿姨同志把我塞给母亲
母亲被托离,棺材被封埋
从此,我再没有父亲的记忆
记忆被埋在土里,还有父亲
阴阳两隔,两个在地上,一个在土里
清明上坟,看着那坟头
父亲很严肃,应该是一位好人
就像这座坟,远看很肃穆,近处很温馨
清明上坟,我为父亲修房子
老坟上爬来爬去
老坟一年比一年大了,心一年比一年空
我知道人心不古
跪在坟前开始上香,祭祀,祭祀人性
天知,地知,人知
母亲说:父亲爱喝酒,那时喝的是红薯干酒
我突然为我的母亲流泪
母亲高寿,守寡几十年,如今双瞎卧床
我斟满一杯酒给父亲,我替母亲喝一杯
阴阳对饮,父恩,母情
我说:爹!你在那面过得好吗?
不要担心母亲,母亲有我那
没有大富大贵,却有平淡生活
听母亲说:你工作中是个老硬
没有提拔一个自己的亲人
如今,世事多变
你在那面要过好
要与时俱进,学会变通
清明到了!我给你烧了很多纸钱
你要学着给阎王爷送礼
小鬼小判也要打点
黑白无常那关不好过
天堂与地狱只一纸之间
有钱能使鬼推磨
阴间也是这样吧
我担心父亲,告白起身
三个响头,满眼热泪
清明上坟,雨下大了
淋湿了一身的衣
燕儿翩翩飞,雾中村
清明时节雨纷纷
留下原野,父亲的家已远去
不知带走谁的灵魂
我!你!是否有那路过的人
又多了一声叹息
清明上坟
剥开了封埋的记忆
无奈的伤悲

2017年3月30日











作 者  简  介
朱英俊:河南省正阳县人,1968年生,鲁迅文学院函授结业,中国文艺家协会会员,驻马店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即兴小说首创者,作家,诗人,自由撰稿人,长期关注社会底层。
扫描二维码在移动设备浏览

上一篇:家乡的冰凌花
下一篇:四月注定悲伤
评论
欢迎评论
称呼: